新京山

  • 189-8698-3333
  • 打造京山最全的网络综合服务平台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1131|回复: 0

好大的雪

[复制链接]

查看他的品牌

发表于 2018-1-4 14:29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 风 霜 雨 雪,这些自然气候的变化,大多不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。但如果在特定的时期,特别的日子,特殊的环境,却让人终身难忘。我童年时代就经历过一次大雪。
      那是一九六八年冬,腊月末。天气奇冷,寒风呼啸,枯枝落叶在空中翻卷飘飞。一天上午,怒号的狂风,刮过水面,把清澈的汉北河,卷起两尺多高的浪涛。我家二十多吨的木船,像一片树叶,在水中上下晃荡摇曳。狂烈的水浪,击打船舱,发出有节奏的拍打声。一会,风停浪息。空中落下一朵朵雪花,没有了风,雪花从天空垂直落下,倾泄如织,从船舱的门逢望出,只能隐隐约约看见河堤上,几个行人匆匆的身影。
    雪越下越大,铺天盖地,河岸 田野,渐渐由黄黒,变成一望无涯的白色世界。
     一天 两天 三天,纷纷扬扬的雪花,日夜地洒个不停。宽阔的汉北河,只有流动的河水一线蓝色,周围百里视野,全是一片洁白,高大的树木丛林,都披上厚厚的银色外衣。
      还有三天就要大年三十。大雪还在漫天飞舞。那时我的父亲在水运公司做一个小干部,因大雪封路,滞留京山回不了汉川。公司春节发给船民的年关物质,也因大雪不能送达。
      望着窗外的冰天雪地,母亲着急起来。六个孩子,没有一斤肉,一条鱼,怎么过年?当时我们的船队停泊在汉川麻河,离我二舅伯家四岔河十多里地。吃过午饭,母亲对我们说:我去叫你们的二舅接我们去过年,你们一个个在船舱里好好呆着。说完,母亲打开后舱门,找一块白色塑料,披在身上,头上扎紧围巾,走向甲板,把一块跳板搭上坡地,母亲下船,一步一步,慢慢消失在风雪中。
       雪还在下,地面有约一米深的积雪。三个小时后,我们看见堤岸上,有两个雪白的身影,一人手里举着一根木棍,在雪中渐渐地向我们的船这儿移动。近了,我们看清是二舅和母亲。我们几个孩子大声地呼喊:舅伯!舅伯!
     二舅上了船,看见我们的情形,对母亲说:雪太深,娃们走不了,干脆把船开到我那儿去。母亲迟疑了。那船是公司的,不能随便放行。二舅说:管那么多干嘛?要过年了,停这儿 ,靠我那儿还不是一样。我们几个孩子也在旁边央求,把船开到舅伯家去。母亲同意了。二舅跳上坡地,顺着铁索,拔开积雪,找到了铁锚。他用力地摇松钻入地里的铁锚,使劲把铁锚拔了出来,扛上铁锚瞪上船。舅伯从船顶拿出撑杆,点上河岸的硬地,用力把船往河中移动。由于甲板上一层冰雪,二舅摔倒,差点滚进冰冽的河水。母亲在后舱掌舵,顺流而下,向四岔河驶去。我们几个孩子在船舱里欢天喜地。母亲一边掌舵,一边大声地吩咐,让我们把各自的衣物清理,船靠岸后马上去二舅家。
      一个多小时后,船停靠四岔河。舅伯跳上岸,固定好铁锚。我们几个孩子提着自己的衣服,母亲用床单包好被子。我们走上甲板,舅伯站在船头的河岸上,把我们一个个抱下船。我们一家人,像逃难似的,跟在舅伯的身后,在积雪中跌倒,站起,跌倒,再站起,攀爬前行。
       我们浑身裹了一层雪,终于到了二舅的家。二舅妈,表哥,表姐,表弟早早地等在门口。他们热情地拉着我们的手!我们几个孩子在屋里蹦蹦跳跳。舅妈已做好了晚饭,我们即刻上桌,叽叽喳喳地吃起来。
      第二天早餐后,二舅挑着篾篓,拿了一把萱桶(挖藕的工具)去湖里去了。那时的汉川,是大片的湖区。夏天湖里是菱角 莲蓬 野鱼,冬天是成片的野藕。下午,快要吃晚饭的时候,二舅挑了满满的一担莲藕回来了。吃过晚饭,我们几个孩子帮着舅妈,用稻草清洗莲藕。水冰凉冰凉的,但我们不觉得冷,我们一个个欢声笑语,跑前跑后。晚上舅伯舅妈烧卤锅,把一大脚盆藕,肉,野鸭,野鹅都下了卤锅。他们卤,熟了出锅,我们就在旁边不停地吃。
      第二天,舅伯又出门。他背了一把鱼耙(扒草的耙子,系了二三十根手指长的鱼钩),荡起家里的木划子去了湖沟。冬天气温低,湖沟里的鱼大多贴附在软泥,舅伯就像在地表耙草一样,在浅水泥地不停地耙,只要鱼沾钩就跑不了。快近黄昏,他的小船刚一靠近屋后菜地,我们就跑向船头,二个小舱里装了满满的鲫鱼 黄菇 还有几条大黑鱼。晚上舅伯舅妈又熬麻糖。他们制炒米麻糖的方法和京山的不一样。先把一个大脚盆清洗干净,把炒米和糖稀倒进脚盆,盖上一层白沙布,再盖一块木板,人站在木板上,用力在上面踩。我们几个孩子觉得好玩,也轮流地爬上木板,踩几下。踩好后,随即把整个脚盆倒扣在门板上,趁热用刀快速地切成薄片。
      那年的那场大雪深深地烙在我的记忆里,我们在二舅家过的那个春节,也是我一生最难忘 最温暖的一个春节。后来在家里或是现在酒楼的年饭,即使喝茅台,上高档酒菜,也都吃不出在二舅家的那个味道,那份欢快。


     痛惜的是十多年前二舅过世,三年前二舅妈也走了,我还没向两位老人尽孝,他们就匆匆地离去。这是我人生的遗憾今天我以此文纪念我的二舅,感恩他在冰封雪天,给了我们一个温暖的春节!二舅,我们想念您!
     
      2018.1.3


(作者:陈国清  单位:京山二中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